导航
公开出版物
亲爱的,我拿什么救赎第4章邂逅(长篇小说)


作者简介:

潘  翔  深圳律师 仲裁员 电视评论员
张兆宇  研究生毕业于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纪录片制作专业,现任职凤凰卫视纽约记者站编导

(连载,续上期)


第4章 邂逅


于洋每天下班坐地铁回出租屋都要经过市民广场的北面空地。

市民广场在鹏城中心区的中轴线上,北广场绿树成荫,是民间艺人的聚集地,经常有民间乐队驻扎在广场演唱流行歌曲,围观欣赏的市民不少。鹏城对这些民间艺人非常包容,向他们颁发牌照进行管理,持证演出。这些草根歌手都是经过考核选拔出来的,演唱水平不低。他们在露天广场演唱不全是为了观众打赏,也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广场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示音乐才华的舞台。

北广场一组组民间乐队的弹唱此起彼伏,跳动的音符飘散在空气中,俨然成了这座城市中心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成了这种城市的文化符号。于洋每天下班经过时,都会在自己喜爱的乐队面前停留一会,听听他们演唱的流行歌曲。歌手对着麦克风自弹自唱,在音响放出的背景音乐的冲击下,有着很强烈的舞台音乐的感受。

视频.mp4

这天黄昏,于洋下班路过北广场,被一个草根歌手演唱的《溺爱》深深地吸引住了。

“我只拥有你的月光,我要把它当作骄阳。我只拥有你的地方,那是我的天堂。请告诉我我该再说什么,你才肯为我多停留片刻;请告诉我我该再做什么,你才能更快活。只有你的未来,才能挥霍我的现在。只有我的最爱,给我最致命的伤害……我已深深溺爱,在这纵情的海。我已被你掩埋,任由泪水覆盖。当我为你日渐憔悴,而你却风采依然。当我已沦为你的负担,却还流连忘返……”。

于洋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听到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就不自觉地沉溺进去,莫名其妙地陷入了一种忧郁的情绪。

“嗨,帅哥,你挡着我了”。于洋的思绪被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他回头一看,一个身材曼妙、容貌靓丽的年轻女孩在他身后正拿着手机对着歌手录像。于洋下意识地往边上闪了闪,给女孩挪出录像的空间。

“你帮我录吧,把我和他录在一起”,女孩一点不客气,用命令式的口吻让于洋帮她录像。于洋有点愕然,鬼使神差地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女孩和歌手录像。歌手唱完了,于洋才发现是用自己的手机录的。

于洋有点尴尬地说:“我怎么发给你呢?”

女孩挺大方地说:“加个微信发给我。”

于洋扫了扫女孩的微信,将刚刚录的视频发给女孩,女孩回了三个抱拳的表情。于洋有点木讷,不知道是继续搭讪还是结束搭讪。

于洋的微信昵称用的是实名“于洋律师”。女孩看了于洋的微信名字,惊叹:“你是律师啊?这么年轻的律师!”

于洋缺少和年轻女孩交流的经验,害羞地说:“也不年轻了。”

女孩将自己的名字发给于洋:黄晓娜。于洋习惯性地回了个握手的表情。

“谢了啊,律师。”黄晓娜挺张扬地打了个招呼走了,将窈窕的背影留给于洋。

晚上睡前,于洋躺在床上刷微信,一下看到了黄晓娜将他帮着录的那段视频发在了朋友圈。估计是黄晓娜的某个微信好友发表了评论,黄晓娜没有用回复而是用评论的方式写了句回复:重点是,是个律师帮我录的。

于洋莞尔一笑,忍不住在黄晓娜的朋友圈点赞,又调侃了一句评论:律师的水平不比摄像师差吧?

黄晓娜马上在朋友圈回了一句:水平是杠杠的,就是手机像素太低,配上吐舌头的调皮表情。

于洋的手机确实普通,他的工资收入不允许他买高档手机。

于洋回了一句:努力奋斗,争取年底换新手机,还配了三个高举拳头的表情。

不一会,黄晓娜的微信信息来了:你是做什么的律师啊,怎么连个像样的手机都买不起啊?

黄晓娜问得于洋很没面子,他怼回去:你以为律师个个都有钱啊?

黄晓娜追问:为什么?律政佳人、精英律师这些电视剧你都看过吗,律师不都是很光鲜很赚钱的吗?

于洋也不知道对一个根本不了解律师行业的人该怎么解释,他怕越解释越费劲,索性反问:你是做什么的?

黄晓娜答:躺平,接着发了个睡觉的表情。

于洋一下觉得偶遇的这个漂亮女孩有点可爱,他回了个晚安的表情,在手机播放的《溺爱》歌曲中入睡了。

没几天,黄晓娜的微信电话来了:“律师,你熟不熟婚姻法?”

于洋问:“有什么问题吗?”

黄晓娜说:“是这样的,我有个大学同学,也是我的闺蜜,她准备结婚了,担心将来和老公的财产扯不清楚,想找律师做个婚前财产公证。闺蜜问我有没有认识的律师,我告诉闺蜜还真巧了,前几天刚刚认识一个。”

于洋答:“公证要到公证处做。律师做的叫见证,不叫公证。这种事,双方签个协议约定一下就可以了。公证也好,见证也罢,都不是法律强制性的要求。”

“双方自己签的协议有法律效力吗?”黄晓娜问。

“当然有啊,只要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就是合法有效的,受到法律保护。”于洋答。

“那这个协议该怎么写呢?你们律师有模板吗?”黄晓娜问。

黄晓娜问的问题是很多当事人通常的理解,律师那里什么协议的模板都有,只要提供一个模板,当事人自己就可以依葫芦画瓢了。

于洋客气地解释:“黄小姐,这不是一个协议模板可以解决的问题。这需要我们律师和你的闺蜜访谈,了解情况后,再根据双方财产的实际情况和需求起草协议文本。”

“好吧,我带闺蜜到你们律师事务所来。”黄晓娜说。

于洋将事务所的地址定位分享给黄晓娜,黄晓娜和她的闺蜜珊珊很快就到了。

于洋听珊珊絮絮叨叨了一个小时,搞清楚了珊珊的担心。珊珊和黄晓娜都毕业于鹏城职业技术学院商务英语专业,俩人在大学是同一个宿舍的舍友,也是关系最好的同学。近期珊珊的父母托人给珊珊说了门亲事,珊珊准备出嫁了。此前珊珊的父母给珊珊在鹏城买了套房,父母付的首付款,房产的按揭贷款也是父母按月还贷的,珊珊结婚后的贷款月供依然会由父母继续支付。珊珊的父母担心结婚后这套房子成了珊珊和她丈夫的夫妻共同财产,万一离婚的,丈夫要分走一半,所以父母希望珊珊和她老公做个婚前财产公证。

这几年鹏城的房价已经涨到了天花板,在全国是房价最高的城市。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能在鹏城买房的,几乎没有,除非父母帮衬。珊珊的父母花了一辈子的积蓄出资买房,显然是买给女儿的,没有买给女婿的意思,她父母的担心情有可原。

于洋快速厘清了思路,告诉珊珊:第一,根据最高法院对婚姻法司法解释的规定,父母为珊珊购买的这套房产在婚前取得了产权并且登记在珊珊名下,属于父母对珊珊的赠与,是珊珊婚前的个人财产,结婚后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第二,在珊珊结婚后,这套房子的还贷继续由珊珊父母出资清偿的,仍然属于父母对珊珊个人的赠与,并非对夫妻双方的赠与,婚后还贷及其增值的部分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所以即便离婚的,珊珊的丈夫也无权要求将这套房产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

于洋对珊珊说:“虽然法律上理是这么一个理,但就怕碰到不讲道理的人。你要求和未婚夫签个婚前财产协议约定一下,这是防范风险的有效措施。”

黄晓娜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于洋,没想到于洋这么年轻,分析问题的条理如此清晰。

珊珊请于洋帮着草拟一份约定婚前财产的协议。于洋告诉珊珊,咨询加草拟法律文件收费三千五。珊珊很痛快的答应了,到律所财务室交费、开发票。这也是于洋取得律师执业证后的第一单进账的律师费收入。虽然钱不算多,但在于洋刚刚开始的律师执业生涯中是值得纪念的一笔。

于洋答应珊珊在一个工作日内起草好协议。他将协议反复修改了几遍,定稿后发给了珊珊。

几天后黄晓娜的微信电话又打来了,这一次黄晓娜不称呼律师,直呼于洋的名字:“于洋,你做的协议太棒了,珊珊老公看了说没问题,协议的内容和实际情况一样,她老公很爽快地签了。珊珊和她父母都很高兴,这下可以放心大胆地结婚了。”

“于洋,真要谢一下你,要不是你写的这么好的协议,珊珊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她一直发愁这个婚敢不敢结。”黄晓娜说。

于洋听了挺高兴的,黄晓娜的赞许是对于洋刚刚起步的律师工作很好的鼓励。

黄晓娜说她和珊珊晚上到coco park酒吧一条街喝酒,邀请于洋一起去,表示一下感谢。

于洋很少去酒吧这种地方,一是自己经济条件不好,二是对娱乐场所本来就不感兴趣。他本想推脱掉,但一瞬间他产生了想了解黄晓娜的冲动。虽然他和黄晓娜只见了两次面,但觉得这个青春靓丽、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孩有点意思。黄晓娜真诚的赞许,也让于洋觉得如果推脱掉邀约,面子上有点过意不去。

于洋赴约,黄晓娜在酒吧订了间包房,这让于洋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奢侈,总共就三个人,完全没有必要包房,大厅坐坐就挺好的。

黄晓娜和珊珊边喝红酒边唱歌,两人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于洋不会喝酒,在边上很是拘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包房服务的“公主”对于洋说:“先生,这位女士为您点的歌马上要开始演出了。”

黄晓娜说:“出去大厅听歌。”

歌手唱的是《溺爱》。这首歌似乎是于洋的神曲,他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沉溺进这首歌词曲的意境中。

黄晓娜说,这首歌也是她的最爱。这就不难解释黄晓娜为什么让于洋录制民间歌手的演唱。

歌手唱完歌,大厅播放起强劲的迪斯高音乐,舞池里的人都疯狂了。黄晓娜拉着于洋进了舞池,她兴奋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畅快地跳动着。于洋不会跳舞,只是机械地跟着附和。

黄晓娜和桑雅清同年,也是25岁。舞池的灯光投射在黄晓娜美丽的脸庞上,她满脸都洋溢着笑容和发自内心的惬意。她那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还有紧致的身材,爆发出青春的气息,让她成为全场焦点。

这个晚上,从不喝酒的于洋忍不住喝了几杯红酒,有点微醺。这是他和黄晓娜第三次见面,始终充满了愉悦的情绪。

(未完待续。作者原创小说,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字和来源。)

封面图片.jpg



作者潘翔

个人网站:www.panxiang.com

团队网站:www.chinalawyers.cn

电子邮箱:panxiang@chinalawyers.cn


作者张兆宇

电子邮箱:zzy9042@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