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公开出版物
亲爱的,我拿什么救赎第1章引子(长篇小说)


作者简介:

潘  翔  深圳律师 仲裁员 电视评论员
张兆宇  研究生毕业于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纪录片制作专业,现任职凤凰卫视纽约记者站编导


 

小说标签: 青年律师,案件悬疑,爱恨情仇,苦难,人性。   

小说梗概: 青年律师于洋刚执业独立办理第一宗普通的案件,偶然被案件后面隐藏的惊天阴谋卷入其中,他的人生轨迹因此发生改变。于洋饱经磨难的过程中,他的情感、灵魂被挚爱的女人撕裂着,生死相依.....


序言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尼采《善恶的彼岸》


卷一 波澜

1章 引子


春天的鹏城焕发着勃勃生机。

此时此刻,于洋的心里跳动着快乐。他顺利地通过了鹏城市律师协会的实习律师面试考核,拿到了律师执业证。这是他朝思暮想、日思夜想的执业牌照。拿到这个牌照,意味着他可以律师的身份独立执业,独立接案,独立办案,独立出庭,不再是需要依附指导老师才能办案的实习律师。在“律师”的称谓前面去掉“实习”两个字,是他这个年龄很多年轻实习律师的梦想。称谓的改变,代表他终于迈进了律师执业的门槛。

29岁成为一名执业律师,对一名法学专业毕业的年轻人成长路径来说,不算太早,也不算太晚。但于洋却感到格外兴奋。

7年前,于洋大学毕业来鹏城找工作,也堪称颠沛流离。他毕业的学校很普通,既不是985、 211,也不是法学江湖的“五院四系”,缺乏就业的竞争力。鹏城人才济济,法学专业的毕业生在人才市场大量饱和。他住过城中村最便宜的日租房,在小店打过工,卖过盒饭。投递的应聘简历没有回音,他就给那些报纸上法院公告送达案件应诉通知的原告公司一家家打电话甚至直接上门,询问需不需要法学毕业生。尽管找工作艰难,但于洋被鹏城这座有活力的移民城市深深地吸引了。他发誓一定要在鹏城扎下根,成为一名鹏城人。

为了在鹏城立足,他找了一家小公司干起了与法律专业毫不相干的行政文员,边干边准备着国家司法考试。微薄的工资不允许他参加司法考试培训班,只能自己将大学课本再回一次炉,在网上买来司法考试真题刷题。

26岁那年,他通过了“天下第一考”的国家司法考试,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他辞掉公司文员工作,前后进入两家律师事务所。先是在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了一年律师助理,接着又应聘到现在的这家安中律师事务所实习,拿到实习律师证后跟着师傅实习了将近两年。实习律师的工资很低,姑且算勉强果腹。于洋很清楚,这都是从一名法学毕业生成长为一名执业律师所必须经历的过程。

所以,29岁取得律师执业证,对于洋的成长道路而言,也是善莫大焉。从毕业到取得律师执业证,这7年时间里经历的不易,只有于洋自己清楚。

于洋盯着手里咖啡色封皮烫金字样的律师执业证发呆。今后,当事人不再称呼他“小于”,而是“于律师”。法院的判决书上也不再写的是“委托诉讼代理人:于洋,安中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而是于洋律师,还要写上他的律师执业证号码。想到这里,于洋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小于,偷偷乐什么呢?”师傅杨大志律师找于洋拿案卷,好奇地问。

“杨律师,没什么。我在想,是在淘宝上买律师袍,还是直接向律协订购一套呢”,于洋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于洋的快乐惹得同事桑雅清有些醋意。小桑也是合伙人杨大志律师团队的实习律师,已经实习期满一年,因为一家律师事务所同时向律协申报的实习律师面试考核人数有限制,小桑比于洋小四岁,又比于洋晚来安中律师事务所半年,尽管小桑毕业于以国际法著称的武汉大学法学院,但论事务所工龄和年龄,所里还是先申报了于洋。下次申报,小桑还得等半年。

桑雅清的工位就在于洋边上,她有点酸酸地说:“于洋,拿到证该请客了吧”。边上的几个年轻人跟着起哄:于洋请客,于洋请客!

于洋笑笑:“好吧,今天中午你们都别叫外卖了,我来叫必胜客披萨”。

“你也太小气了吧,于洋,就请我们吃必胜客?”桑雅清挪揄道。

“这不图个好兆头吗?今后我们打官司,个个都是必胜客。”于洋说。

“嗯,还算有点道理,为你的小气找了个貌似合理的理由”,桑雅清回应说。

师傅杨大志似乎想起什么,将于洋叫到他的办公室:“于洋,拿到执业证有什么规划呢?”

于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师傅指的规划什么。

“当然是短期的职业规划。拿到证可以独立执业、独立办案。你打算继续在我们团队工作做授薪呢,还是自己独立?”师傅说得很直接,也很现实。以前于洋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因为还没有拿到执业证,就没有继续往下深想。现在拿到证了,这个问题确实需要面对了。

一般来说,青年律师取得执业证后有两条职业路径可以选择,要么跟着合伙人团队做授薪律师,要么做独立律师。做授薪的,工资待遇会比实习律师高,通常按照律师执业年限分一到十个年级,业内称为一年级到十年级律师,一年工龄提升一个年级。五到七年级的有望成长为中级律师,十年级以上的或许能成长为高级律师。做独立律师,就是脱离合伙人团队,自己单打独干,自己给事务所上交卡位费、管理费,每个案件收取的律师费扣掉税费和所里的管理费后,剩下的归自己,当然,所有成本也需要自己承担。大部分年轻律师都会选择跟着合伙人团队,一来跟着合伙人继续积累办案和非诉讼经验,二来工资收入稳定,相对有保障,压力会小很多。自己独立做的,存在各种不确定性和风险,但如果机会好、人脉广、案源多的,收入可能比授薪律师高。

师傅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于洋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样回答,他说:“杨律师,我考虑一下再答复您,好吗?”

于洋对这位师傅相当尊重。可以说,杨大志是于洋步入律师行业的领路人。实习律师找到一个好师傅相当重要,可以避免自己入行后野蛮生长。于洋进入安中律师事务所后,师傅手把手地带着于洋,从审查每一份客户发来的合同,到起草每一个案件的法律文书,师傅都是逐字逐句帮着于洋修改、润色。于洋在师傅的传帮带中快速地成长,他对师傅一是感激,二是敬重。

师傅很喜爱于洋,帅气、稳重、工作踏实,交办的每一件工作总是兢兢业业地完成。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反馈,这是杨大志最欣赏的。以前于洋和杨大志闲聊时说过,他知道自己毕业的学校一般,普通家庭出生,在这座城市又没有什么背景和人脉,只能靠自己勤奋、刻苦。于洋曾说过一句话让杨大志很感动:我想早点赚钱回报父母。现在的八零后、九零后,少有这样懂事的。

杨大志了解这个徒弟,于洋没有马上答复继续留在团队工作,或许有自己的想法。

于洋为自己没有当场答复师傅继续在团队干下去感到有些愧疚,毕竟师傅带了他两年,哪个合伙人都希望带出来的徒弟能多帮自己几年。

下班后,于洋没有坐地铁回出租屋,他从单位所在的江苏大厦信步走到对面的莲花山,一口气从山脚爬到山顶。他站在山顶广场的城市中轴线俯瞰着这座城市的中心区,鲲鹏展翅的市民中心、金碧辉煌的音乐厅,还有造型独特的图书馆和书城、亚洲最高楼平安金融中心,这些城市建筑的坐标尽收眼底。这片震撼人心的景观,在国内其他城市是看不到的。

这个季节,莲花山上一簇簇、一丛丛鲜艳夺目的簕杜鹃姹紫嫣红地盛开着。夕阳洒满了山腰,映衬出勒杜鹃的绚丽多彩、奔放、热烈。勒杜鹃生命力旺盛,体现这座年轻城市的活力和风采,代表这座城市创业者的坚韧不拔,所以成为鹏城的市花。

于洋沉醉在林立的高楼勾勒出中心城区美丽的长轴画卷中,为自己能在这座海滨城市打拼七年后成为一名年轻的执业律师,心中溢满了自豪,装满了对未来职业的憧憬。

他就这么看着看着,直到远处天空布满的金色晚霞慢慢地被夜幕吞噬。 

(未完待续。作者原创小说,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字和来源。)


1.jpg



作者潘翔


2.jpg


个人网站:www.panxiang.com

团队网站:www.chinalawyers.cn

电子邮箱:panxiang@chinalawyers.cn


作者张兆宇


图片


电子邮箱:zzy9042@hotmail.com